首页 文史资料 详细内容
  楚西塞怀古
发布时间:2015-10-4  来源:政协点军区委员会


三峡晚报讯
红花套那里最多只算是荆门山的余脉


      从艾家村附近的码头顺流而下,荆门山沿岸草木丛生,崖壁高耸,仙人溪溪水长流,缓缓注入长江。“山随平野尽,江入大荒流。”从三峡而来的长江至此终于走上水阔波平的坦途。 通讯员汪军 摄

  拿什么安慰这方山水
  荆门山和虎牙之间的水陆区域,居然系着这么多的战事兵祸,被大火一烧再烧。难怪刘禹锡在《松滋渡望峡中》中感叹:“梦渚草长迷楚望,彝陵土黑有秦灰。”
  土黑都是战火烧的。秦将白起烧了一把,东汉的岑彭又烧了一把,三国陆逊的小分队用的仍是放火这种土办法。多少名将功成,又有多少兵勇骨枯。“至今西塞山头色,犹是当年战血痕”。让人不寒而栗。
  这里就是楚之西塞,山顶上原来也有一楼,叫楚塞楼,名不输洞庭的岳阳楼。欧阳修《至喜亭记》云:蜀舟至此者,必沥酒再拜相贺,以为更生。难怪迁客骚人至此皆吟哦不已,或感怀伤世,或歌以咏志。据称,留诗文近200篇。酒都喝上了,不写点诗怎么叫古人呢?
  与所承载的史迹和浓墨重彩的诗名相比,荆门山和楚西塞都被宜昌人忽略了。读有关文史资料时还是感觉到了羞愧,好多事居然一点都不解。对于家乡的无知是一种通病。我把今天的稿子传给刚去北京上大学的宜昌“小朋友”李小圈。她也流露出讶异,“啊?这些事都发生在宜昌?”
  李兴慧之前对荆门山也知之甚少,这位武大毕业的领导受了很大刺激。2013年7月5日上午,她专程去夷陵区拜访欧阳运森,把这位对荆门山颇有研究的老者接到点军考察。离开荆门山时,老先生顶着花白的头发,恭恭敬敬地给荆门山磕了三个头,让李兴慧震撼不已。
  “得赶紧抢救宣传,让点军人迅速知晓。”点军区政协当年就赶着编印出版了第一辑《点军文史》,把荆门山排在头条。李兴慧自己也钻进了故纸堆里,查书、找资料,做田野调查,以治学的姿态,做起家乡史研究。
  之前,我们就说过,人一定要接地气,一定要对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有相应的关照与热爱,才不至于悬浮失重,不至于使自己与所居地处于油与水的关系,两不相洽。作为一名宜昌人,我们该拿什么安慰这方山水?
  (感谢点军区政协提供文史资料支持)

 

页面信息
访问数:2517
操作选项
字体大小:
最新动态
文章搜索
分享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管理网站 | 网站地图
全国政协     湖北省政协     宜昌市政协     民建宜昌市委会     九三学社宜昌市委员会     宜昌点军网     点军论坛     点军统战网    
政协点军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 备案:鄂ICP备05001997-4号
为了使您更好的浏览本站,推荐使用IE6.0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*768浏览本站